你根本想不到,日本人是如何做企業的

徐靜波 原創 | 2019-07-12 11:32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日本人 企業 

 

  本這個國家,現在的制造業已經到了哪一個水平?我想這是大家所關心的問題。因為時間有限,我今天集中講三個內容:

  第一,日本的制造業如何轉型

  第二,日本的制造業如何創新

  第三,日本的中小企業如何發展

  我想起1992年到日本留學的時候,學校安排我們去參觀了日本的麒麟啤酒廠。進去一看,就像今天這一會場大的生產車間,只有兩名員工。日本的工業自動化和精益化管理,在26年之前,我已經看到了,日本比我們中國早走了至少20年。

  譚建榮院士在剛才演講的過程中也講到一點,豐田汽車的精細化管理不是自己總結的,是麻省理工大學的教授總結的。為什么會出現這個情況呢?道理很簡單,日本人總是低著頭做事情,從來沒想到過要去總結經驗去邀功。這就是“中國制造”和“日本制造”的一個差別。

  中國的企業有了小發明、小創造以后一定要邀功。為什么呢?邀了功以后可以得到許多好處,政策的傾斜、資金的傾斜,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五一勞動獎章都可以獲得。

  但是,日本任何一家企業,你有了重大的發明、重大的成果、重大的創新,你就得悶聲不響的,因為沒有人會表彰你。沒有一家政府機構會給你政策傾斜,你說了但是最終沒有做到完美,那會成為行業的笑柄,有損企業的聲譽。這樣的環境就導致了日本的企業只是兢兢業業、老老實實地做自己的事情。

  我們都知道,日本百年以上的企業有3.5萬家。中國有多少家?據說只有5家。瓦房店軸承集團在中國發展了80年,作為制造企業,已經很了不起,據說當初還是日本人在中國建的第一家軸承廠。但是,在日本,像瓦房店軸承集團、像江南造船廠這樣的資深制造企業有太多。

  為什么3.5萬家百年企業可以在日本存續下來?道理很簡單,就是認認真真、兢兢業業的做自己能夠做的事情,不盲目地擴大投資。做好本業是日本企業長久的秘密。

  下面我來切入今天的主題。

  日本企業如何實現產業轉型

  日本產業界的轉型是從2011年開始的。為什么是從2011年開始呢?日本有一家電氣公司叫NEC。大家可能不怎么了解它,日本人叫它“日本電氣公司”。

  80年代,中國的四通打印機是一個偉大的革命,我們從鉛字印刷開始進入了電子打字的時代。這項技術,就是NEC公司提供的。NEC是日本第一臺電腦的生產廠商、第一顆人造衛星制造公司。

  2011年,家家戶戶還在購買電腦的時候,NEC公司突然決定拋棄電腦事業,這震驚了日本社會,因為NEC公司是日本電腦的鼻祖。

  結果,誰買下了NEC公司的電腦事業呢?是中國的聯想集團。

  但是,過去了8年,我們發現現在電腦產業已經是夕陽產業。當時NEC要把電腦產業拋棄的時候,賣了一個好價錢。但是,我們現在發現,到后來索尼公司、東芝公司、富士通公司要把電腦產業賣給人家的時候,就沒有人接盤了

  NEC拋售電腦,這就是日本制造產業的先見性。NEC公司老早就認識到:傳統的電腦最終是要被淘汰的!現在我們來看,聯想買了NEC電腦產業后,業績變得越來越困難。這是NEC公司興起了產業的轉型革命。

  那么,現在NEC公司在干什么呢?現在日本大部分的全自動駕駛汽車的系統就是NEC公司研發的。拋棄了電腦產業以后,NEC并沒有扔掉自己的半導體技術,而是繼續研發尖端的半導體技術。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日本產業的革命并不是政府引導的,而是企業的一種自我革命,是一種自我創新。

  東芝和索尼拋棄電腦事業以后,索尼公司在今年創下的利潤已經達到20年來的最高水平。索尼公司把電腦產業賣掉,電視機也做的很少,好像它的產業不太多,怎么會有這么高的利潤?對了,它不做殼,改做內件了。比如,它的傳感器已經占到全球份額的70%。

  東芝公司把白色家電扔了,扔給誰呢?中國的美的公司。把電視機扔了,扔給誰呢?扔給我們青島的海信。

  前幾年,中國媒體當中有一種很大的輿論,覺得我們中國把日本最牛的產業買下來了,日本制造業垮掉了。

  大家想一想,現在你的家里還看電視嗎?已經不看了。電視機的制造廠商為了把電視機多賣幾臺,先告訴你客廳里必須有一臺,你自己的房間里必須有一臺,你孩子的房間也必須有一臺。一個家庭三臺電視機,現在一臺都不看,日本人早認識到這一點,所以他們把它扔掉了。

  日本認為包括電視機在內的白色家電已經是一個產業包袱,或者說是產業垃圾,中韓等一些國家都已經做得很好了,沒有必要再維持這一產業。把這個垃圾產業扔掉,他們是輕裝上陣,再去開拓新的產業。這是日本電子產業的新的發展理念。

  東芝、富士通、松下、夏普把手機都扔掉了。現在日本還有索尼公司在生產一部分手機,一年大概500萬臺。還有一個京瓷公司,他們自己還在生產一部分手機,因為他們有au移動通信公司,但是都是國內使用的。

  大家想想他們把手機扔掉以后,技術怎么辦呢?結果它們的零部件大多賣給中國,利潤比自己做手機還好。

  華為手機這幾年發展的很快,你們要知道華為手機基本上是在日本研發的。任正非先生這個人很聰明,他不是把人家的生產線買下來,而是把人家的頭腦買下來。

  日本這么多公司,把手機扔掉以后,有這么多手機研發人才,他把他們高薪雇傭起來,在橫濱設立了一家研究所,招募了400多名日本的手機工程師,幫華為研發智能手機。

  同時,日本這些公司的手機零部件業提供給華為、OPPO和小米。華為手機研發的這么好是因為用日本人和日本技術。所以OPPO也學,也在日本設立了研究所。因此我們可以看到,日本把手機產業扔掉了,但手機零部件賣給中國后,獲得的利潤仍然很高。

  富士通現在在構建物聯網,同時構建一個宇宙的監測系統。因為日本現在進入到汽車全自動駕駛時代,它的信號不能出現斜折線,必須是直線。也就是每時每刻在日本的上空必須有兩顆衛星,這樣才能做到它的信號與汽車精準同步,不至于讓全自動駕駛汽車出現1秒鐘的滯后,以避免交通事故的發生。這個系統是富士通公司在研發。

  再看看佳能。佳能是賣照相機的,但是因為高清鏡頭的手機的普及,照相機產業日子越來越難過。

  佳能也開始轉型,你根本想不到,佳能現在在參與研發小型火箭。因為大型火箭的投入太大,佳能成立了一家公司,拿了50%的股權,聚合了一些日本主要的電子與軍工企業,在研發小型火箭發射商業衛星。佳能還把東芝的醫療設備公司買下,開始投身醫療產業。

  其實日本轉型最成功的一家企業是富士膠卷。我們年輕的時候拍照片只有兩種膠卷,一個是柯達,一個是富士膠卷。現在柯達死了,富士膠卷還活著。為什么呢?富士膠卷把它做膠片的膜技術提煉出來,用于生產化妝品。

  同時,它在研發新藥。也就是說,富士膠卷從一家面臨淘汰的傳統企業成功轉型為高新技術企業,沒有像柯達那樣死掉。

  日本企業的自主創新

  中國現在在拼命發展電動汽車,日本已經意識到電動汽車的電池存在兩個問題。一個問題是容易老化,就像手機電池,過了一年,發現充電困難。第二個問題是電池處理過程會產生很大的污染。

  豐田汽車公司從1992年開始研發氫能源技術,現在這個氫能源汽車已經銷售了6000輛,年產3000輛。

  這個汽車有什么特點?我去開了一次,這輛汽車充氣3分鐘,可以開650公里。它跟充汽油一樣便捷,而且價格比汽油便宜。中國現在就開始研究日本氫能源的未來發展方向。

  豐田汽車公司不僅僅是把氫能源裝在汽車上,而是把它開發成移動電源。當地震發生以后,當海嘯來的時候,或者當臺風來襲時出現停電,這輛汽車的氫能源可以接上家里的電源,保證一戶家庭一個星期的正常電力供應。然后,把氫能源反應裝置搬到大樓里,可以供這個大樓所有的供電所需。

  日本政府現在宣布要進入氫能源社會,家家戶戶只需要安裝小小的氫能源反應裝置,就不再需要電力公司提供電網供電,氫能源反應裝置排放出來的是清水,對環境沒有污染。

  氫能源是未來最清潔的能源,也是取之不盡的能源,豐田汽車公司已經宣布完全開放這一技術,造福人類。

  大家還要關注軟銀和豐田汽車公司現在在做的一件事情。

  軟銀這幾年悄悄地干了一件事,將全世界主要的AI技術公司,以出資或者收購的手段納入自己的旗下。現在的軟銀集團是全世界擁有AI技術最多的一家公司。

  軟銀控制了這些技術想干什么呢?他去找了豐田汽車公司的社長豐田章男。大家看到的下圖的這輛汽車是今年在美國家電展上展出的豐田概念車。

  這輛汽車是一個移動平臺,取名叫“E-調色板”,你想把它打扮成什么角色都行。按照豐田社長的說法,買汽車的時候不是消費,是買了以后才消費。

  這輛車是全自動駕駛汽車。

  早上上班的時候,你通過網約系統把它約上,車自動開到你家門口,把你載上開到上班的地方。

  過了上班高峰期以后,它把車開到物流公司的倉庫里去做商品配送。然后,中午去辦公區賣盒飯。

  到了下午,再去送貨。

  到了傍晚,通過網約系統,再把你們一個個的接上送回家。

  到了晚上,它裝上啤酒、各種小吃,開到一個熱鬧的街頭,成為一家移動商鋪。

  這不是一個夢想,它將于2021年全部公開上市。

  日本的老齡化問題很嚴重,如何幫助這些老人?軟銀與豐田汽車公司的構想是,當農村的老太太生了病,怎么辦?沒有子女在身邊,就委派一輛全自動駕駛的“調色板”去接她。

  車上可以量體溫和血壓,通過遠程問診,基本數據報給醫生以后,到了醫院,該手術的就手術,該吃藥的就吃藥,把基本問題解決在移動過程中。

  軟銀公司和豐田公司,第一不缺錢,第二不缺技術,第三不缺智慧,兩家企業巨頭開始打造世界上第一個AI社區。

  日本的全自動駕駛汽車將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上投入使用,出租車和選手村里的所有巴士都要進入全自動駕駛系統,日本要把東京奧運會開成一個“科技奧運”。

  這就是日本的科技實力,而這一科技實力在于它的前瞻性,以及為了實現這一前瞻性所默默實施的周全的技術儲備。

  日本現在很重視尖端醫學的研究。今年日本又獲得了諾貝爾獎。18年,1年1個。我們中國才2個。

  為什么日本的諾貝爾獎會出現井噴現象?因為日本比較重視基礎研究,我們中國比較重視應用研究。

  馬云先生把應用研究做得很好,一個技術拿來以后,做成了一家大電商。馬化騰先生也做的很好,一個微信——交友信息軟件,可以打造成百貨平臺和金融平臺。

  但是,日本人覺得技術應用雖然重要,但基礎研究更重要。所以,日本科研經費的55%用于基礎研究。

  正因為有扎實的基礎研究,才會有諾貝爾獎。豐田的氫能源技術從1992年開始研究,到2014年才開始應用。

  你說中國哪一家民營企業愿意花20多年的時間去研究一項技術?沒有。日本做到了,他們有這個耐心,也愿意花這份錢。研發成功之后,還愿意向全世界公開這項技術,提供免費利用,做得還很有情懷。

  日本現在致力于徹底克服癌癥堡壘。今年獲獎的本庶佑教授,他研究的成果很有意義。

  癌細胞和人體的正常細胞之間相互碰撞以后不會產生融合,也就是健康細胞無法消滅癌細胞。為什么會出現這一問題,本庶教授花了很多的時間去研究,終于發現癌細胞裹了一層蛋白質。于是他跟醫藥公司合作,發明一種藥,可以把這個蛋白質打掉,使健康細胞可以對癌細胞發動進攻,最終把癌細胞消滅掉。

  現在這款新藥已經開始出售了。日本2萬多病人使用了這款新藥以后,總有效率達到30%。

  本庶教授自然是不滿足,他希望今后人們可以像治療感冒一樣,吃幾片藥打幾針就可以治愈癌癥。

  所以,本庶佑教授將自己未來的專利所獲,和諾貝爾獎的所有獎金拿出來,湊1000億日元,相當于60億人民幣,以個人之力設立一個醫學研究基金,最終要攻克癌細胞。我想到了兩個字“偉大”。

  剛才中國商飛公司副總經理郭博智先生介紹了我們大飛機研發制造的情況,我們為中國開始擁有大飛機感到自豪。

  但是,我們也必須注意到一個事實,一架大飛機,500多萬個零部件,最初在中國只能找到三分之一,還有三分之二找不到。所以我們C919客機需要海外200多家一級供應商。

  波音787是美國的,但日本人認為這是日本的準國產飛機。為什么這么講?我給大家說兩個事實。

  第一,這個飛機的機體不是用鋁合金做的,而是用日本東麗公司研發的碳纖維,造這個機體的是三菱重工。你看波音787客機的翅膀像鯊魚翅膀一樣,是弧形的,鋁合金是做不出弧形的,只有碳纖維能做出弧形。

  碳纖維還有一個特點,它的室內溫度比鋁合金機體的室內溫度低6度左右。同時,它的重量比鋁合金的重量減少30%,意味著灌同樣的油,它可以多飛30%的航程。

  第二,它的機頭是富士重工造的,它的電子系統是松下電器提供的。

  這就是日本的航空工業的現狀。大家一定是第一次知道這一事情,因為日本企業做事不吭聲,不喜歡張揚。

  日本如何扶植中小企業

  上午在舉行中國前50家制造企業圓桌會議的時候,我就講到我們中國的制造業如何做精益化、數字化、智能化問題。其實我們的政府和企業也想了許多的點子,做的也很努力。

  我昨天去參觀天津的西門子弗萊德公司,他們的精益化做的很好,我覺得我們中國人完全可以把企業管好。

  但是,要做到精細化,要實現數字化和智能化,單靠企業自身的努力是不夠的,要解決好三大問題。

  第一大問題,政府是干什么的?

  政府的職責就是要給制造業創造一個很好的舒適的、通暢的行商環境。你鼓勵企業去搞數字化、智能化,我買機器人的錢哪里來的?沒錢。為什么沒錢?我納的稅太高了。你能不能把稅給我減一點?政府應該去做這件事情。

  日本的法人稅已經從30%減到了23%,中小企業的法人稅已經從25%減到了15%。我們中國有沒有可努力的余地?我想絕對有的。因為我們的政府比日本政府富裕得多。

  第二大問題是資本。

  一家企業發展需要資本,資本來自什么地方?第一,來自于自身的積累。第二,來自于銀行。第三,來自于社會,也就是各種基金資本。

  中國制造業現在依賴的資本,最大的不是自有資本,也不是銀行資本,而是社會資本。我們這里在座的有投資公司的總裁,你們眼睛盯著的是,投下去以后,什么時候能夠把這家企業做上市,我能獲得最大的利益是多少?

  中國創新企業有一個綽號,叫“輪企業”,A輪、B輪、C輪投資結束后,企業還沒有實現盈利,但是號稱股值已經達到了幾百億美元,于是包裝上市,大家分錢。

  投資基金是一把雙刃劍,它能夠助推企業在初期飛速的發展。但是,它也是一根上吊的繩子。為什么這么說?大家知道,所有的投資基金,跟企業都有對賭協議,5年或者8年,你做不到他的期望值,你就死掉了。你上市以后,過了若干年,它把資金一抽逃,你怎么辦?就像火箭發射衛星,上去以后,還沒進入軌道,推動力沒了。

  所以,許多所謂的創新企業一上市就黃,原因就在這里。大家是玩錢,而不是做實業。

  日本怎么做?日本企業幾乎都是豐厚的自有資金,為什么日本企業有這么多錢?因為他們善于積累,存錢過日子,不會亂花錢,即使上市,也只做本業,不會盲目擴大投資。

  我舉個例子,京瓷公司是稻盛和夫先生創辦的,稻盛和夫先生說過一句話,他說京瓷公司7年不賺錢,公司也不會垮。什么意思?說明他的公司有很多的現金積累,可以不賺錢也能維持7年,大家要知道,京瓷的員工數是5萬人。

  日本企業有一句經營行話,叫“安全駕駛”,企業一定要有大量的自有資金的積累,這樣的話,不管遇到多大的風浪,什么金融危機、泡沫經濟崩潰,企業都可以支撐3年、4年、5年。

  然后,我可以用充裕的時間和財力,慢慢的實行轉型,慢慢的提升自己的產業。特朗普再打壓,我也不會太害怕。

  日本銀行協會調查了中小企業,問他們要不要銀行貸款?70%的中小企業告訴銀行一句話,我們不要你的貸款。

  日本的商業貸款的利率是1.5%。這么低的利率大家還不要,說明日本企業真的有點錢,而且還沒有太多的野心!

  東京股市從安倍上臺的2012年的8000點,已經上升到2萬2000點。我們必須看到,日本企業這幾年不是走下坡路,而是在走上坡路,而且始終是默默地往前走。

  我很感激工信部中國機械工業企業管理協會和制造業國際聯盟邀請我擔任論壇特別顧問,我建議承辦這一論壇的愛波瑞集團的王紅艷總裁,明年組織大家到日本去考察,考察日本的行商模式、制造業的創新能力,還有政府和企業之間如何互動、政策如何制定、如何開拓市場,不單單是精益化管理的問題。

  我覺得日本企業這種沉穩、恒久的發展模式應該成為中國企業參考的范本。

  本文是2018年10月徐靜波在天津參加“第十五屆中國制造業國際論壇”時,做的一場關于“智能制造時代下中日制造誰能勝出?”的講演。

個人簡介
徐靜波,祖籍浙江。曾是臺灣女作家三毛的中國大陸著作代理人。1992年赴日留學。曾給野村證券掃過廁所,12年后應邀在野村證券講演了中國經濟。2000年創辦中文網站“日本新聞網”,賠得一塌糊涂。次年在東京創辦日文版 。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澳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分分赛走势图 时时彩交流群 游戏试玩平台哪个靠谱 极速赛走势分析app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秘诀 时时360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彩宝网 云南快乐十分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任五 快乐时时是全国开奖 四人麻将 时时老玩家的经验 甘肃福彩快三遗漏号 2019年葡京另版赌侠诗句 广东时时赌博案 篮球巨星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