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剛兌后銀行同業業務將何去何從?

林采宜 原創 | 2019-07-26 12:22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平凡 鄙視鏈 

   信用債收益率上行,信用利差走闊是金融風險定價的必然結果。

  核心觀點:

  1. 包商事件打破同業剛兌預期,引發金融體系對風險的重新定價,導致銀行間市場的信用分層;

  2. 信用債收益率上行,信用利差走闊是金融風險定價的必然結果;

  3. 通過同業業務進行資產負債規模擴張、加長資金鏈下沉信用、市場空轉以賺取利差的時代將成為過去。同業業務將逐步回歸真正發揮其流動性管理和信用管理。

  一、銀行同業業務的“前世”

  根據《關于規范金融機構同業業務的通知》,“同業業務是指金融機構之間開展的以投融資為核心的各項業務,主要包括:同業拆借、同業存款、同業借款、同業代付、買入返售(賣出回購)等同業融資業務和同業投資業務。”同業業務對于金融機構不僅能緩解流動性壓力,而且是金融機構規避監管、實現異地擴張等賺取監管利差的工具。

  由于同業業務的“特性”疊加監管滯后,2016年以前,中小銀行借助同業資金擴大自身資產規模是一種低成本且高效的途徑。從2011年至2016年,同業資產負債增速維持在20%左右,小型銀行資產負債規模增速甚至接近于30%。

  自2016年開啟金融去杠桿以來,對同業業務監管逐漸趨嚴,同業套利空間逐步縮小,同業業務增速也相應開始下滑。截至2019年5月,同業負債占總負債比重為16.6%,較2016年高峰時期下降7.87%,同業資產占總資產比重為19.97%,較高峰時期下降5.67%(圖1)。

  二、包商事件打破同業剛兌預期,引發金融體系對風險的重新定價

  1. 銀行間市場信用分層,中小銀行負債端面臨收縮壓力

  5月24日,央行、保監會聯合發布公告:鑒于包商銀行出現嚴重信用風險,決定自2019年5月24日起對包商銀行實行接管,接管期限一年。對接管前的對公存款和同業負債,采取5000萬元(含)以下的本息全額保障,5000萬元以上的由接管組和債權人平等協商依法保障。自此,銀行間質押式回購、同業拆借交易量大幅下滑;后續隨著監管當局流動性精準釋放疊加6月末MPA考核壓力,交易量有所回升,但相對市場化的同業存單日均發行規模還是下降了近40%。

  從不同類型同業存單發行成功率來看,中小銀行與大型銀行同業存單發行成功率仍然分層明顯。從不同評級來看,7月以來評級為AA級及以下的同業存單發行成功率再次下行。因此,中低評級的城商行、農商行同業存單發行仍面臨一定壓力,從中長期來看,市場對于風險重新界定的趨勢不會改變,央行定向流動性支持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銀行間市場流動性分層加劇的現象。

  不同類型同業存單的發行利率也側面反映了銀行間市場的流動性信用分層現象。包商事件后,城商行、農商行等中小銀行與國有銀行的同業存單發行利差持續走闊,同時AA級及以下的同業存單與AAA級利差也出現走闊趨勢。中低等級中小銀行獲得同業資金的難度與成本均上升,包商事件打破同業剛兌預期,無論政策如何“維穩”,市場信用分層現象仍在持續,顯示整個金融體系對風險的重新定價已成共識。

  在同業存單市場中,城商行是同業存單主要的發行人,截至2018年末城商行同業存單發行量占總量達42.15%。而在機構投資人中,農商行是同業存單最主要的持有人,占比達15%(圖10)。

  作為同業存單市場的主要參與者,城商行、農商行對同業資金的依賴程度相對較高。考慮到農商行下半年即將到期的同業存單占比較高,而信用分層導致中小銀行同業存單發行面臨壓力,該類銀行同業資金獲得的難度將相應提高、負債端面臨一定收縮壓力,可能會進一步導致資產端的拋售進而引發流動性風險。

  2. 信用債收益率上行,信用利差走闊

  從銀行的債券直接配置種類來看,截至2019年5月末,信用類債券和政策性銀行債是中小銀行資金的主要配置方向。從債券持有人占比來看,農商行與城商行是信用類債券的主要投資者,合計占比達51%。考慮中小銀行負債端下半年有一定程度的收縮壓力,部分流動性相對較差的信用類債券將面臨拋售壓力,因此,中低等級信用債收益率有上行趨勢。

  事實上,5月24日后,1年期中低等級信用債收益率大幅上行,盡管6月下旬后收益率有所回落,但信用利差持續走闊。2年期城投債利差也有所上行,中小銀行負債端成本的上升將進一步推升中低等級城投債收益率,同時也將相應抬升低資質城投債的發行成本。

3. 銀行與非銀之間結構性流動性緊張短期趨于緩解

  3. 銀行與非銀之間結構性流動性緊張短期趨于緩解

  中小銀行作為非銀機構獲取資金的主要來源,其負債端成本的上升也導致了非銀機構與銀行之間的流動性沖擊。從R007與DR007利差變化可以看到,包商事件之后利差迅速走闊,此后逐漸收窄,截至6月末又再次小幅走闊。總體而言,7月以來R007中樞較前期有所下行,市場整體的流動性是較為充裕的。但考慮R007是加權平均值,與DR007的利差不能完全反應非銀機構與銀行之間市場的流動性結構差異化程度。但從證券公司月度債券發行規模來看,6月發行規模下滑至2018年以來最低點,僅75億元,可以看出非銀機構與銀行之間流動性出現過斷層現象。

  隨著6月18日央行與證監會召集頭部券商開會,并出臺由大型銀行支持非銀流動性方案,通過上調頭部券商短期融資券余額上限及批準在有效期內發行一定額度的金融債券,使頭部券商部分代替中小銀行為其他中小券商提供流動性支持,以保障非銀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截至2019年7月23日,證券公司發行債券規模達353.5億元,較6月有較大回升,預計隨著頭部券商金融債券發行額度的逐步核準,7月證券公司債券發行規模將上升至400億元左右。與此同時,券商短期融資券發行額也逐漸回升。

4. 對實體經濟的信用傳導將受阻

  4. 對實體經濟的信用傳導將受阻

  隨著中小銀行不斷通過主動負債擴大資產規模,自2015年以來,中小銀行已成為小微企業新增人民幣貸款的主要供給方。從小微企業的貸款來源分布看,農商行僅次于國有商業銀行,其中以農商行、城商行為代表的中小銀行為小微企業提供的貸款余額占比達53.13%。因此,中小銀行負債端收縮將導致向寬信用傳導的渠道受阻,中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可能加劇。

三、銀行同業業務的未來——風險重新定價將成為趨勢

  三、銀行同業業務的未來——風險重新定價將成為趨勢

  1. 政策當局為包商接管事件推出大量政策措施以保證市場流動性并穩定市場預期

  短期來看,政策當局為接管包商前后做了充分的準備,包括迅速托管后的流動性支持、同業存單發行增信等舉措,以穩定市場預期。而流動性的精準釋放也反映,政策當局對銀行同業業務堅持嚴監管的態度。

2. 金融體系對風險的重新定價已成共識,同業業務將回歸流動性管理和信用管理

  2. 金融體系對風險的重新定價已成共識,同業業務將回歸流動性管理和信用管理

  長期來看,包商銀行所代表的中小銀行具有一定的共性,接管包商打破市場的同業剛兌信仰,銀行間市場從二元分化轉向多層信用分化,通過同業業務進行資產負債規模擴張、加長資金鏈下沉信用、市場空轉以賺取利差的時代將成為過去。同業業務將逐步回歸其“本職職能”,真正發揮其流動性管理和信用管理的作用。包商事件是金融去杠桿的結果,同業業務風險重新定價將成為趨勢。

個人簡介
林采宜,復旦大學博士,中國銀行卡產業專家。國泰君安首席研究員。中國銀聯首席研究員,《銀行卡研究咨詢》執行主編。喜歡散文寫作,著有散文集《肆無忌憚》和《底色》。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澳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时时彩稳赚技巧和经验 pk10直播开奖赛车链接 重庆时时单双大小 362娱乐 网上棋牌赌博送10元 优彩网平台怎么样 北京pk10官网开奖直播 四川时时走试图 福彩3d软件免费下载 安徽时时快3走势图 网赌辅助软件 手机打鱼游戏现金 99娱乐下载安装 北京pk10技巧压6法 pk10最常用的两期计划 福彩快三有什么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