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何時進了鄙視鏈?

林采宜 原創 | 2019-07-15 20:15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平凡 鄙視鏈 

  這個社會病了。

  有太多的人在追求卓越,追求不凡。如同一個發燒的肌體,每一個細胞都滾燙滾燙,渴望著膨脹,渴望著出位。尤其是年輕人,追求“成功”的激情如曠日持久的高燒,而理想就像一個個血紅的囊腫,冒著吹彈欲破的油光。

  其實“卓越”、“不凡”這概念并不新鮮,三十年前就有,只是那時候不叫“成功”,叫“理想”。當時最流行的理想就是成為科學家,名冠學界。

  中學時代,我特別佩服班上的學習委員,輕輕松松卻成績不俗。高考得了全省物理狀元和總分第三,無論成績還是智商,都是妥妥的“尖子”。畢業后,他去了中國科技大學物理系,當時,中科大是少年天才的搖籃。

  進了大學,中學教室里那種男女授受不親的氛圍沒有了,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摯友,彼此鴻雁傳書,一封接著一封。他的偉大理想是走進李政道的實驗室,成為物理學界的新星。對我的期望,則是“努力成為21世紀的居里夫人”。

  大學時代的我,是那種晚上九點鐘就犯困打瞌睡的女生,胸中無大志,夢里無理想。每次坐在公共汽車上,看街道兩旁萬家燈火,內心最深切的向往,不過是有一扇溫暖的窗戶屬于我,里面坐著愛我的人,在燈下等我回家。再后來,走在校園的林蔭道上,見到年輕的母親推著嬰兒車從身邊路過,心里就特別饞那個坐在車上的孩子,夢想有朝一日能有一個肉嘟嘟、萌乎乎的孩子,流著口水,揮著小手,坐在我的懷里…..

  這種平凡的夢想,和“21世紀居里夫人”實在是隔著八萬四千里。

  大學三年級那年暑假,我跟同班同學去黃山玩,順路去了趟合肥,看望暑假在學校加課考托福的他。那天晚上,我們繞著校園的林蔭道,走了一圈又一圈,一路上說不完的話,不知不覺走到了九點鐘,那時候公交已經下班了,他借了輛自行車,把我送回同學家。

  分手的時候,我跳下自行車后座,朝他揮揮手,說:“晚安,做個好夢。”

  他把單車掉了個頭,瘦瘦的長腿跨上去的時候,丟下來一句話:“我還要去通宵教室溫課,把今天浪費的三個小時補回來。”

  當時,一大盆涼水從我頭上澆下來,原來,在他心目中,陪我吃飯聊天那三個小時屬于“被浪費的時間”。我實在想象不出是怎樣的一種力量,讓一個頑皮機靈、有趣鮮活的男生變成了天天晚上都要到通宵教室拼到半夜的功課狂。

  “是夢想,卓爾不凡的偉大夢想。”他在信里給了我非常清晰的答案。

  于是,不凡和平凡,在我們彼此的關系上劃出了一條巨大的鴻溝。

  插肩而過三十年后,我們重逢。

  我第一句話就是問他:“你后來當上物理學家了嗎?”

  “沒有啊,只是在美國過著平平淡淡的日子。物理,已經是很遙遠的事了。”他的回答里透著淡淡的遺憾。

  通過努力拼搏,他確實加入了李政道的項目,但是,命運的河流千回百轉,轉來轉去,身不由己地轉到一個離物理十萬八千里的平凡工作上去。

  其實平凡沒什么不好,只要你接受它。平凡一樣是美好的人生。而他卻說:“你以為平凡不是平庸?”

  平凡和平庸,實際上是很不一樣的。一個相貌平平的農婦露著豐盈的乳房在菜市場的舊凳子上奶孩子,那是平凡;而都市白領穿著時尚的套裝,化著精致的妝容在寫字樓里跟上司套磁,那是平庸。

  平凡是煙火氣,是世俗的美;而平庸,則是世俗的惡,透著各種算計,各種鉆營。

  三十年過去,對平凡和平庸的認知,依然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在正常的社會中,成功是少數人的事情,平凡才是多數人的常態。但現實中,總有那么多人不甘于平凡。

  我有個閨蜜,漂亮,能干,名牌大學的學霸,在職場一路高歌,所向披靡,三十多歲就當上了跨國公司的大中華區副總裁。某一個初夏的夜晚,她突然告訴我:她的婚姻解體了。

  “生活是流動的,愛情自然也是流動的。不管什么樣的婚變,在我看來都是很正常的呀。”我一邊啜著咖啡,一邊漫不經心地回應。

  “我想不通的是為什么這么努力,最后還會在婚姻上失敗,你覺得我不夠優秀嗎?”她很困惑。學霸,美人,三好學生,優秀員工……..一路走來,每一個標簽都那么耀眼,她的丈夫也是萬一挑一的人中龍鳳,“優秀”到讓人望塵莫及。

  “你不是不夠優秀,而是太優秀了。一切競爭都要名列前茅,一切榮譽都不肯放過,你出色得像一顆太陽,足以亮瞎我們凡人的眼。”我吊兒郎當地調侃著她。

  一年三百六十天,她有兩百天都在飛行,往來于海內海外各大城市,拜訪客戶,出席會議,不出差的時候,天天加班,要么在線上參加美國總部的電話會議,要么在寫項目計劃書,回家不是半夜便是拂曉。

  偶爾朋友聚會,兩個小時的下午茶,她一個半小時都在接工作電話。有一天我打趣她,“怎么覺得你給我的擁抱像是客套的應酬?”她的先生在旁邊冷冷地諷刺道:“她一天要應酬無數個客戶,熱情擁抱已經是標準化的習慣姿勢了。”

  我們一起做過性格測試,我保留了天性中85%的個性,歲月和生活,只給我留下一些皮毛的擦傷。而她,因為要處處迎合客戶的需求,75%的天性已經被改變,只剩下25%是她原先的自己。從銷售代表做到副總裁,一路奮斗的副產品是把自己的天性扭曲得面目全非。

  面具戴的時間久了,會變成皮膚。

  一個追求不凡的營銷副總裁,她認為自己的一切都是完美的,直到有一天,她那位風趣幽默,溫柔體貼的優秀丈夫宣布不想再跟她維持婚姻。

  因為她太出色、太優秀、太不甘于平凡了。

  “不凡”,有時候是一張巨大的賬單,需要你此付出昂貴的代價。

  “采宜,如果你是男人你會娶我嗎?

  “當然不會。”我的回答斬釘截鐵。“因為你追求不凡的那股勁兒,時時刻刻讓人感覺到壓力,而家,即便不是情感的歸宿,至少是身體的港灣。我要是男人,希望有一個親切的伴侶和我一起睡懶覺,一起說廢話,一起浪費時間,和我一起做那些無用但是有趣的事情……這需要有一顆接納平凡的心,而你沒有。”

  一個追求不凡的女人,像一匹停不下來的戰馬,時時刻刻都在奔跑,都在用她的勤奮、努力和斗志來反襯身邊人的散淡和懈怠。

  “你也不喜歡我嗎?”她的眼里流露出非常意外的失望。

  “不。如果我是老板,會很喜歡你。老板需要的不是女人,不是伙伴,而是一個枕戈待旦的斗士,永遠沖鋒,永遠進取,永遠努力。”說這話的時候,我把調子提高了幾個分貝,模仿著那些在會議室里給部下打雞血的上司……

  功利社會的肌體上,長著無數個雞血充斥起來的囊腫,有些傷口破了之后,能開出花,更多的傷口潰破之后,流出的是膿。每一個奮斗者都覺得自己必將是那花的一瓣,很少人想過流出的膿血里有著無數個曾經鮮活的細胞。

  接受平凡者,最后未必平凡;同樣,追求不凡的,最終也未必不凡。說到底,生活中的因果不是簡單地由欲望決定的。

  “難道你就沒有夢想嗎?”

  “當然有。我的夢想,只是一份平凡的工作,得心應手,朝出晚歸;一個平凡的男人,朝朝暮暮,想抱就抱,想親就親;一個平凡的家,廚房里飄著肉湯的香味…….. ”人世間很多幸福,就像我們的影子一樣,一直都在,只是你看不見,直到驀然回首。

  其實有理想這件事,本身沒什么不好,然而一旦所有人的理想雷同,變成社會的成功標簽,甚至變成社會的道德標準,就有問題了。

  卓越和不凡,也沒什么不好,只要它不是綁架你的枷鎖,不是你背上放不下來的包袱。

  大千世界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每一種植物、動物都可以自己的方式成長、生存,人類更是如此。

  好的人生應該是接納自我,接納當下,無論你是平凡,還是不凡。

個人簡介
林采宜,復旦大學博士,中國銀行卡產業專家。國泰君安首席研究員。中國銀聯首席研究員,《銀行卡研究咨詢》執行主編。喜歡散文寫作,著有散文集《肆無忌憚》和《底色》。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澳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湖北快三豹子出号规律 重时时五星综合走势图 四肖八码中特 安徽时时是真的么 天津时时的官网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中8 AG彩票App 黑龙江时时漏洞 今晚平码开什么号 时时彩走势图分析技巧 百富策略论坛 - 手机版 乐乐安徽麻将官网下载手机版 体彩江西11选五玩法 高手论坛ApP 时时彩群计划稳赚吗 重庆时时过年放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