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轉型期我們更需要第三產業

張宏波 原創 | 2019-09-11 09:12 | 收藏 | 投票
關鍵字:中天華溥 張宏波 

經濟轉型期我們更需要第三產業

作者:著名管理咨詢專家、中天華溥首席專家 張宏波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發展目標,中國也是如此。那我們中國的國家目標是什么呢?咱們暫且不說最高目標,先說一下最低目標,依我的觀點來看,中國國家的最低目標至少有兩個:一個是拒敵于國門之外,就是自己的國家領土不要被外國侵犯,一定不能再現日本侵華的局面;另一個是保持國內的統一格局,也就是不允許國家發生分裂行為,一定不能再現民國時期軍閥割據的狀態了。

1)拒敵于國門之外的目標就不用說了,這是幾乎所有國家追求的最低目標,即便是一片具有巨大爭議的不毛之地也必然是寸土必爭,目前正在克什米爾干仗的印巴兩國就深深體會到這種道理。暫且不說克什米爾俯視亞歐腹地的戰略意義,即便是沒有任何戰略意義的毛地,一旦丟失也會因為領土問題反向給國內穩定帶來巨大的威脅。

我國的周邊戰略環境比較復雜,首先是接壤國家過多,接壤省份少數民族聚居也帶來了例外因素。其次是與我接壤的國家不乏大國強國,無論是日本、越南、印度還是俄羅斯都具有角逐地區霸主的實力與野心,并且在歷史上都與我國有過各種各樣的領土沖突,可以說是強敵環伺,險象環生。

建立穩定的沿邊戰略是我國的最低目標,以經濟為紐帶解決政治問題,隨著中國國家力量的強大正在步入正軌。在美國經濟實力步入下降通道的期間,中國在區域內逐漸成為經濟成長的重要引擎,同時以低調的外交手法解決領土爭端取得了較為顯著的效果。從目前中國周邊戰略形態來看,俄羅斯與日本基本趨于穩定,越南(其實還有菲律賓和印尼)在經濟逐利預期下已經初步放下爭端,與中國采取合作的態度。

唯一有點麻煩的是喜馬拉雅山南麓鄰居印度,這個有著大國夢想的國家一直將中國視為戰略假想敵,并且多年來保持這一敵對的態度。但由于地理位置的尷尬以及巴基斯坦的牽制,目前印度在中印邊境暫時也掀不起什么風浪。可以這么說,至少在東亞、東南亞、東北亞、中亞地區,中國的戰略環境是穩定的,唯一的風險就是域外國家美國對本區域的插手程度。因此中國拒敵于國門之外這一最低目標幾乎所有的計劃都是針對美國來制定的。

2)說完第一個目標,再主要談談第二個目標,就是要保持國內的統一格局,不允許中國再出現各類形式的分裂行為。從1840年到1949年的一百年間,給中國人帶來的刺激簡直是太強大了,這種深入骨髓的恥辱直到現在也一直統治著大多數中國人的內心。這100多年的經歷至少告訴我們兩個道理:第一是落后就要挨打;第二是分裂就要挨打。

這雖然是兩個道理,其實歸結起來就是一個道理,就是落后就要挨打,挨打就會分裂;或者說是落后就失去了向心力,就會分裂,分裂就要挨打。落后與分裂是一件事情的兩個方面,是因與果的關系,也是標與本的關系。新中國成立后,從標本兼治的角度一直在做著各種政治安排,小心的維持著國內統一的政治格局。

從一方面來看,國內的政治統一必須借助于經濟的相互依賴,只有各個區域在經濟上形成相互依賴、不可分割、每個區域都無法獨立發展、自給自足的局面,那么各個區域之間就會失去政治上的分裂傾向,這種趨勢在前蘇聯解體之后出現的結果更加堅定了我們的信心。由于前蘇聯在各個加盟國實行經濟專業化原則,每個加盟國都專門負責某一方面的生產職能,由中央統一在各個加盟共和國之間進行物資調配,形成了加盟國之間嚴重互相依賴的經濟格局。所以到了蘇聯解體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原蘇聯各加盟共和國的經濟基本全面陷入到較為長期的衰退之中,甚至在后蘇聯時代曾經短暫產生過獨聯體的政治組織,其中主要的職責就是應對這種畸形的經濟格局。

對蘇聯解體的研究讓中央認清了國內區域經濟專業化發展對國家政治格局穩定帶來的積極因素,也讓各地方大員認清了脫離中央、自立為王的嚴重后果。因此國家在保持政治統一的目標下,實行經濟的區域專業化,有意識的引導不同的區域專業化發展某一項或者某幾項產業,以產業聚居形成強大的比較競爭優勢,提高生產效率與服務水平,從而減弱其他區域在該產業的競爭能力甚至退出市場。

3)這種區域比較競爭優勢的形成依賴于中央對各區域有意識的產業規劃政策,比如大灣區的建設、長三角區域的建設、環渤海區域的產業規劃、西咸經濟帶、鄭汴經濟帶、成渝經濟區的批復等等,無一不體現了這種經濟區域規劃思想的存在。通過這種源于計劃經濟的區域規劃,有意識的將不同的產業聚集到某一區域,形成區域內的產業競爭優勢,同時弱化了其他產業的發展。

區域產業聚集的形成還要依賴于中央企業的產業帶動作用,通過中央企業與地方的產業合作,將某些產業鏈集中放到某一區域,實現產業鏈的聚集。根據國務院國資委的布局,每個中央企業都形成產業化的專業發展,每家央企都要圍繞主業開展投資經營,不鼓勵央企無限制的多元化發展。從一方面來看,中央企業是國家經濟發展的穩定器、產業發展的推動器、國家意志實現的抓手,從另一方面來看,中央企業通過央地對接實現各區域的產業引領功能,完成國家對區域產業的布局意圖。

中央企業通過資源、政策、資本、人才的優勢,將經濟發展的動力帶給地方,具體的經濟操盤手可以交給地方,但是經濟方向的舵手一定是中央。中央通過央企這種隱形的動力來把控著地方的經濟發展方向。一切順利各自皆安,一旦出現偏差就會通過舵手予以調整,使他們回到正常的軌道上來。

4)經濟的區域專業化與中國傳統的自給自足的經濟完全不同,這種區域間在經濟上相互依賴的格局與中國傳統的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的思維也完全不同。由于經濟區域的相互依賴性,就帶來區域間經濟轉輸帶來的成本以至可能的效率下降。如果沒有一個龐大便捷的運輸體系,這種格局必然顯得不經濟,甚至無法長久維持。

正是基于這種考慮,國家不遺余力的大力發展道路交通系統的建設以及依賴于此的完善的全國物流體系。鐵路、公路的大躍進以及遍布全國的物流網應該說是近十年來中國取得的最大的成就。正是這套物流交通體系的建成,才使國家這種區域經濟專業化發展的思路真正能夠落到實處。舉個例子,妻子上周給兒子買了一個計數器,廠家從浙江溫州發貨,包郵費才7元錢,連我們自己都覺得便宜。即便我們在本市商店購買,坐公交車來回還要四塊錢,7元錢能夠從浙江送到家門口,而且是今天下單明天貨到,可以想見中國物流體系強大到何種程度。

除了鏈接全國的交通物流體系,當然還有鏈接全國的電力傳輸供應體系、通信網體系、甚至水網體系。這里需要說明一下,國家電網公司全國特高壓電網的發明與建設絕對可以稱為國家重器。作為我們普通的消費者可能更多了解的是華為的研發與創新,殊不知我們很多央企才是更多的承擔了中國工業經濟成長的巨型引擎。目前國家電網的技術與管理在全球都具有領先的地位,特高壓的標準在全世界都是用中文書寫的,西方人想做電網,先學中文,想想都讓我們覺得開心。

應該說,只有在中國這種強大的計劃經濟體系下,才能如此大手筆的規劃全國的產業布局,也才能在全球經濟低迷的背景下顯得風景這邊獨好。話說我們的鄰居印度,發展起點與我們差不多,戰略環境遠優于我們(美蘇兩個大國都對其很好),但是時隔七十年后,中國經濟甩開印度幾條街。印度經濟發展受阻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最大的問題還是沒有強大的中央,這種所謂分權的體制對于落后追趕者來說是致命的。當年戰國七雄中最弱的秦國正是通過將集中國家力量辦大事的模式發揮到極致,才能集合全國之力橫掃六合,統一寰宇。

5)國家通過計劃經濟有意識的進行區域經濟專業化發展,以此形成相互依賴的經濟發展格局,以保持國內政治的統一性,這還是屬于術的層面。想象一下,如果國家經濟一直低迷不前,國內人民的日子一直過的很困苦,那么即便有國家的計劃經濟也沒有辦法長期保持政治的穩定。前蘇聯的問題就在于經濟的困難引起民眾的不滿,進而帶來離心力的上升,最終造成國家的解體。因此,保持國家統一格局在道的層面就是一直保持國家的經濟上升勢頭,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我們一直有一個疑惑,為什么我們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最勤勞的民族,但是卻一直沒有辦法富起來,反而是西方那些每周上36個小時班,每年至少休兩個月假的國家反而富的流油呢。其實根本的原因就在我國與西方發達國家在產業鏈中所處的位置不同,由于科技含量高低的差異,才使我們的人民即便是那么辛苦的工作,也沒有辦法達到富裕的程度,辛辛苦苦干活等于給西方打工了。

也正是在這種原因下,在前些年我們很多優秀的高端人才就移民到西方去了,他們去了美國寧愿做一些最基礎的體力勞動,也能輕松得到比當時在中國的高端人群高的多的收入。因為正是西方國家高科技領域的超額利潤,可以反哺國內的初級工作,使得中美兩個國家即便承擔同樣工作的人,但是收入差距卻可以非常的大。

因此,未來中國要想步入富裕的發展階段,成為發達國家,必走的一條路就是產業升級,通過產業升級提高國民的平均收入,等到國家實現整體富裕之后再反過來反哺我們的初級產業階層,這才是中國國民未來收入提升的關鍵破局所在。

6)可以說,中國目前的高端產業正在逐步緊逼西方國家,首先是以互聯網與電子商務為主體的京東、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已經在與美國的臉書、谷歌、亞馬遜等世界級企業競爭中不落下風,甚至還有更大的發展后勁。當然目前我們需要解決的是在中國或者說華語圈之外的競爭力問題。

第二是以華為、小米、OPPOVIVO為核心的電子終端產品也已經追上了美國的蘋果、韓國的三星等競爭企業,只不過我們的品牌還大多數處于低端,利潤還不夠大,不過這種情況總會一步步的解決。

第三是以華為、紫光、中芯國際為首的芯片產業雖然說在與三星、臺積電、高通的競爭中還仍然處于下風,并且有不小的差距,但是我們可以看到這種差距在明顯的縮小,如果我們仍然沿著目前的路走下去的話,追上對手并不會僅僅停留在夢想階段。在這里我們要崇拜一下華為,華為幾乎在以一己之力在多個領域和西方的優秀企業在競爭,并且在每一個領域都不落下風,確實值得我們汗顏。

當然還有第四,我們的金融產業從業人員的收入現在已經基本上追上西方國家了,雖然我們的金融產業做的并不是很好,但是從業人員的收入卻在飛速上升,如果你們現在去各大名校的商學院去看看,現在申請MBA學位中的很大一部分人都來自金融領域,他們都是不到30歲的年齡拿著八九十萬的薪水,看著就令人嘬舌。

我們可以相信,隨著我們高端產業的不斷發展,我們的大飛機產業、我們的軍工產業、我們的人工智能產業、我們的基因產業都會一步步的追上來,都會慢慢形成與西方大企業的競爭態勢,根據我們中國這種發展模式以及人民的勤勞程度,只要達到能夠抗衡的局面,很快就會形成碾壓之勢,所以這也是西方國家拼命打壓中國崛起的根本原因。世界本來就那么大的市場,你中國這種產業怪獸發展起來了,哪里還有別人的飯吃。

7)在中國工業2025的整體規劃中,產業升級,低端產業向高端產業轉移早就成為高層的共識,這種轉移其實早在2012年左右就開始了,并且速度越來越快。在未來十年之內這種轉移肯定更是以加速度的方式在前進,我們普通百姓能夠感受到的就是我們發現我們身邊用的產品更多是中國自己制造的了,不光是自己制造的,而且還是中國自己的品牌了。以前我們買個手機不買個蘋果就覺得栽面子,未來我們在買手機的時候可能根本就想不起蘋果了。

這種產業從低端向高端轉移的過程,肯定會發生一種不可忽略的現象,那就是大量低端產業轉移到其他勞動力成本更低的國家去,省出來的土地、資源來供給產出更高的高端制造業。在我們身邊看到的就是大量的低端制造業會一個一個的倒閉,這些企業的工人也會暫時失去工作。這種現象自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開始就不斷的成為媒體關注的主題,這類話題也在博取著大多數人們的眼球。

新聞從業者從關注失業工人的角度出發,得出中國經濟將步入衰退的結論,可是這種中國衰退論說了十年,中國還是一如既往的發展,雖然目前發展速度有所減弱,但那也是基礎設施基本建設完備后,國家基建投資下降所帶來的結果。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低端制造業的倒閉根本不必引起大家的恐慌,因為如果沒有低端制造業的倒閉,就不會給高端制造業騰出發展空間。富士康搬離深圳時,國內媒體一致認為正是因為深圳的高房價才逼走了富士康,由此得出深圳發展后繼乏力的結論。但是我們沒有注意到的是,正是在深圳市委常委會上,一位領導公開表示我們更需要華為這樣的高科技企業,而不是富士康那種低端制造業。他們占有那么多的土地,占有那么多的資源,聘用十幾萬的工人,比一個規模似乎小得多的華為,為深圳的貢獻要小得多,但是制造的麻煩更多。

8)如果說低端制造業倒閉不會帶來什么麻煩那也是罔顧事實,一般來說,由于低端制造的倒閉遷移,會帶來大部分工人群體的失業,而這類失業工人是沒有辦法轉移到高端制造產業中去的。因為低端制造業的產業工人大多是農民工出身或者農民工二代,所受教育不多,基本屬于最辛苦的流水線作業,這樣的工人并不符合高端制造業的人才要求,因此高端產業的興起并不能自然而然的消化低端制造業的失業人群。

這樣就造成了工人群體的失業,更為可怕的是,這種失業在中國產業發展趨勢的大背景下,完全可能是永久性失業,就是再也找不到相應的流水線工作了。我們年長一些的人都對2000年代國企改革帶來的工人下崗的情況記憶猶新,由于工人下崗帶來許多家庭從而陷入赤貧狀態的絕境一直刺痛著很多人的心,甚至一些家庭因此家破人亡。可以說這是改革的代價、也是社會發展的代價。

但是如果我們不處理好類似的問題,必然會帶來更大的社會不穩定問題。如果由于下崗工人找不到工作,很可能陷入那種犯罪的境地。舉個例子,2000年代的廣州遠遠不是現在的和諧社會,那時風靡的說法是廣州火車站出站口有個著名的死亡二十米,只要外地人一出廣州火車站,很難不陷入犯罪分子的騙局,輕則丟財,重則丟命,所以去廣州做生意是一種向往,更多的是一種冒險。之所以會產生這種局面,就是因為當時廣州甚至珠三角充斥著大量的無業游民,他們四處坑蒙拐騙只是為了混一碗飯吃,因為沒有其他的出路讓其過上體面生活。

當然后來珠三角地區的制造產業迅速發展,吸收了大量的適齡勞動力,再加上多地聯合打擊,才將這種可怕的現象徹底消滅了。雖然表面上看這是公安武警的打擊功勞,但是如果沒有足夠的產業來消化勞動人群,適齡勞動力沒有收入,最終還是會走入犯罪的道路。

9)在這里我們需要看到的是,我國本次產業轉移與產業升級并沒有帶來類似的后遺癥,即便是低端產業勞動力無法被高端產業完全消化,但是我們聰明的找到了另外一個消化的渠道,這個渠道就是服務業,也就是第三產業。

自從20132014年開始,以滴滴、快遞、外賣為代表的企業,借助于移動互聯網技術的飛速發展產生的服務業迅速崛起,而這類服務業的特點正是能夠大量的消化剩余勞動力。你不需要有多高的學歷、不需要經過特殊的培訓,只要你肯受累、你不怕曬,你肯付出辛苦,那么你的收入肯定都比在工廠收入高。一個滴滴司機每月收入在七八千應該不算太難,大城市的外賣員也可以月收入在五六千塊,這種收入在一般的工廠里也是達不到的,而且由于工作時間比較柔性化而更加富有吸引力。

不夸張的說,快遞企業、外賣企業、滴滴順風車等產業為中國的產業升級換代、為中國經濟從低端向高端轉移做出了巨大貢獻,沒有這些企業的出現,就不可能大量的吸引閑置勞動力,即便產業升級換代成功了,也會帶來社會的不穩定,帶來大量的社會問題,所以可以說,依托于移動互聯網產生的第三產業對中國經濟的發展貢獻居功至偉。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即便是外賣員在馬路上騎著電動車橫沖直撞、即便是快遞員也同時帶來了很大的安全問題,我們仍然可以看到政府與交通部門對他們采取了極為容忍的態度,考慮到他們所能為城市發展、社會穩定做出的貢獻,才能真正體會到政府的良苦用心。

個人簡介
中天華溥首席專家,著名管理咨詢專家,組織變革專家,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下屬建筑施工與房地產企業特邀戰略、集團管控培訓講師,南開大學戰略與集團管控兼職講師,《企業軟實力》雜志專欄作者。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澳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北京pk赛车最新技巧 6码倍投10期方案 永发国际娱乐时时彩 pk10投注技巧分享 99娱乐下载安装 重庆时时彩V2.3.0 新疆时时开奖走势 时时彩全天在线计划网页 北京pk10牛逼计划 前二组选包胆规则 老版万人炸金花下载 前三组选包胆 怎么稳赚 mg游戏平台官网网址 奥克兰大家乐娱乐有限公司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球探网 十二生肖本期开奖结果